筆趣閣 > 三國小霸王 >第724章以退為進
    袁紹氣得來回踱步,連兒子都顧不上了,險些撞倒。劉夫人從里面沖了出來,正好看到郭圖一把抱住袁尚,這才松了一口氣,上前接過袁尚,又瞪了袁紹一眼,沒好氣的說道:“是你識人不明,誤用無能之輩,失了揚州,可別傷著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袁紹更加生氣,哼了一聲,背過身去。

    郭圖勸道:“夫人,這件事也怨不得主公。揚州乃是偏僻之地,比不得中原人才輩出,英俊薈萃,周氏三兄弟已經算得上揚州翹楚,主公用他們也是迫不得已。為天下者,總得平衡各地勢力,以免偏頗。誰曾想這周氏三兄弟如此無能,竟然接連失手,辜負了主公。揚州若有失,對主公的宏圖偉業頗有影響,主公因此發怒,并非針對少主。”

    得知揚州得失如此重要,劉夫人不敢大意,又聽郭圖稱袁尚為少主,心中歡喜,立刻便緩了顏色。“這揚州不是偏僻之地么,怎么如此重要?”

    “夫人有所不知,揚州雖然偏居江南,但吳越民風剽悍,為天下精兵所在,又是孫氏父子州里。如果被孫家父子占據,可立得十萬精銳。且交州多寶貨,與中原往來大多要經過揚州,孫家父子貪婪,他們占據了揚州,以后這玳瑁、翠羽、珍珠什么的可都要漲價了。”

    劉夫人怦然心動。原來揚州這么重要啊,占據揚州,不僅能為袁紹的霸業出力,還能為家族帶來滾滾財源,這種好事豈能不插一腳。她瞅瞅袁紹,主動走到袁紹身邊,和聲說道:“原來揚州這么重要,難怪夫君生氣,倒是妾身不知輕重了,還請夫君恕罪。”

    袁紹順勢點點頭,輕嘆一聲:“不知者不怪。夫人,時局維艱,創業維難,為了能給孩子們一個太平盛世,我很焦慮啊。可惜尚兒太小,若是再長十余歲,也能為我分擔一些事,那該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劉夫人笑道:“生長自有時,尚兒不能一夜之間成年,不過我倒有一個人才可以推薦給夫君,也許能為夫君分憂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太好了,夫人說的是誰?”

    “我從兄劉繇。”

    “劉繇啊。”袁紹沉吟著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劉夫人看向郭圖,郭圖會意,立刻附和道:“夫人說的可是公山之弟,劉繇劉正禮?”

    “郭君也聽說過他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聽說過。”郭圖哈哈大笑。“主公,這劉繇可是個人才,人品與公山不分上下,武略則更勝一籌,他的確是個合適的人選。”說著,又將劉繇的事跡說了一遍,極力贊揚劉夫人推薦得好。

    袁紹心知肚明。劉繇既是劉岱的弟弟,劉夫人的族人,早在他的關注之中。郭圖這時候來,自然是給劉夫人這個機會,要不然他不會在劉夫人面前提及此事。正如郭圖所說,劉繇的確是個合適的人選。劉氏兄弟都是他的支持者,劉岱死于黃巾之亂,他理應給劉繇一點補償。比起劉岱,劉繇現在三十多歲,正當壯年,年富力強。比起劉岱,他更有俠氣,曾經為了救從叔而深入賊巢,是個勇士。讓他去揚州,也許有機會挽回不利局面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謝夫人了。”

    劉夫人心意達成,眉開眼笑,說了幾句閑話,帶著袁尚到內室去了。袁紹和郭圖堂上入座。“劉繇可任揚州刺史,那廬江、丹陽、九江和丹陽四郡怎么辦?還有,我聽說周術身體不佳,豫州會不會不保?揚州六郡已經丟了四郡,豫章又是最大的一個郡,若是落入孫策手中,揚州形勢就難以挽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所言甚是。不過揚州山重水復,山越星散其間,孫策想控制揚州沒那么容易,沒有十年休想成功。長安讓他去會稽,想必便有困虎兕于牢籠之意。臣以為,在揚州諸郡太守人選這件事上,當與長安配合,以行離間之意。”

    袁紹權衡良久,沒有吭聲。他聽得懂郭圖的意思。荀彧在長安變法,王允失去了權柄,他已經無法直接控制朝廷。孫策接受朝廷任命,遠赴會稽,顯然是以退為進,向朝廷示誠。他一直不肯承認天子,很可能成為朝廷下一個目標,成為被圍攻的對象。屆時北有公孫瓚,西有賈詡等西涼人,南有孫家父子,東面還有陶謙,形勢非常不利。

    要破朝廷布下的包圍圈,只有像孫策一樣,以退為進,承認天子,承認朝廷,以換取時間。田豐、審配等人已經分明向他進諫過,但他一直沒有松口。一直以來,他都說劉協不是先帝血脈,并以此為理由代行天子之命,發給州郡的文書都以詔書自稱,現在改口,不僅自打耳光,顏面盡失,以后也無法再以詔書自稱,還要受制于長安的詔書,束手縛腳,難得如意。

    郭圖深知他的心意,所以一直沒有明說。現在揚州形勢大壞,容不得他們再猶豫,所以郭圖也改變了心思,希望他能退一步,與長安媾和,緩解危機。只是郭圖說得婉轉,不像田豐、審配等人說得那么直接罷了。

    形勢不由人啊。袁紹有些后悔。當初就不該放荀彧走,誰想到他去長安居然搞出這么一出來,本來已經威嚴掃地的朝廷居然占據關中,站穩了腳跟,還和孫家父子連橫。雖說這無異于玩火自焚,卻給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煩。再不低頭就是眾矢之的。雙拳難敵四手,猛虎不架群狼,就算他得天下士心,面對這四面包圍之勢,也覺得棘手。

    配合朝廷將孫策困在揚州的確是個辦法。當今天下,除了他之外,實力最強的就是孫家父子,孫堅雖然是父親,心計卻不如孫策遠甚。如果能將孫策困在揚州,不參與中原的事務,他的壓力就會減輕很多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這真的不舒服啊。

    袁紹越想越生氣,有時候難免又有些惋惜。怎么自己沒有孫策這樣的兒子呢,反倒讓袁術占了便宜,平白多出一個對手。自己有兩個成年的兒子和一個外甥,也算是不錯的人才,可是和孫策比起來,除了袁譚和孫策在伯仲之間外,次子袁熙和外甥高干都遜色得多。

    如果尚兒能快些長大就好了。袁紹沉吟著,暗自嘆了一口氣,緊握的拳頭慢慢放開。

    “劉正禮也是宗室,表劉正禮為揚州牧,若是朝廷識相,便將廬江、九江、丹陽太守讓與他們,看他們有沒有本事從孫策手中奪回來。至于豫章,讓元才(高干)去吧。聽說許子將在那里,寫信給他,請他關照高干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。”
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玩彩网安卓 宁夏11选5助手免费版 河南22选5第68期 借住别人网络平台赚钱 做饭烹饪app能赚钱 福建快3实时走势图 天天捕鱼电玩城官方 新疆11选5基本走势图 我想赚钱快想疯了 做销售赚钱还是 赚客手机赚钱每天都有任务吗 快乐12开奖结果辽宁 爱财集团上班怎么赚钱 换车零件赚钱 合肥赚钱最快方法 任选9场奖金181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