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三國小霸王 >第2109章勝負難料
    呂布來得最快,身邊還跟著張遼。呂小環雀躍著迎了上去,將剛得到的一件象牙箭玦扳指拿給呂布看。句陽世家餉軍,除了糧食和酒肉,還有不少珍物貢獻。呂小環一眼就看中了這枚象牙箭玦,拿起就沒放下過,天子只好順勢賞了她。
    他原本是打算自己留著用的。大戰在即,他也要試一試身手,跟隨陳王習射那么多年,他的射藝也相當出色,不弱于呂小環。不過呂小環喜歡,他也不能和她搶,只好大度一些。
    呂小環今年二十,長年習武,身體矯健英武,又遺傳了呂布的基因,是一個美人,唯一遺憾的就是一直沒有懷孕。宮里的太醫說,這可能和呂小環酷愛騎馬有關。不過天子倒是不著急,伏貴人已經生了皇子,其他的貴人也有好幾個懷孕生子的,他如今不缺子嗣,不差呂小環這一個。更何況呂布在軍中影響較大,真要呂小環生了皇子,將來難免會有長幼之爭。
    當然,遲遲未能生育也讓呂小環有些著急。為了安撫、補償呂小環,他對她也相對寵愛一些。呂小環沒生孩子也是有好處的,身材好,體力好,更放得開,不像伏貴人那樣諸多禮節。和她在一起,他每次都很盡興。
    看著二十歲的呂小環還像個孩子似的粘呂布,天子露出了寵溺的笑容。
    呂布快步走到天子面前,躬身行禮。天子還沒說話,先聞到了濃濃的酒味,看來呂布喝了不少。細細地聞,他身上除了酒香,似乎還有脂粉味,再看他略顯草率的甲胄,看來剛才已經進入溫柔鄉了。
    “溫侯,中原的酒雖好,卻能蝕英雄骨。”
    “呃”呂布尷尬地應了一聲,訕訕地笑道“兗州人熱情難卻,小飲了幾杯。”
    “兗州人熱情,是因為孫策要奪他們的產業,他們盼著溫侯能斬將奪旗,擊敗孫策,保住他們的家園。若是溫侯做不到,他們下次就沒這么熱情了。”
    “唯,臣一定追隨陛下,擊破孫策。”
    “溫侯勇氣可嘉,只是麾下將士體力如何,還能戰斗嗎”
    “當然。”呂布拍著胸脯,大大咧咧地說道“陛下,臣喝得并不多,現在就可以上陣廝殺”
    劉曄聽著天子語音不對,連忙咳嗽了一聲,笑道“怎么,溫侯現在還能夜中視物”一邊說,一邊給呂布使了個眼色。呂布這才反應過來,連忙說道“這夜里嘛自然是不行的。陛下,我軍初來乍到,地形不熟,不宜夜戰,還是等天亮之后再說吧。”
    張遼也說道“陛下,江東兵精悍輕果,好逞勇斗狠,夜襲踹營更是他們最愛的作戰方式。臣聽張飛說,不久前甘寧就曾在泉州夜襲關羽,燒了關羽的輜重營,又想夜襲關羽的大營,虧得關羽持重,這才沒有中計。”
    天子摸了摸鼻子,沒有再說什么。呂布、張遼都反對夜戰,那就沒什么好商量的了,只能聽劉曄的建議,先在這兒休息一夜,恢復體力。
    “坐吧,我們今天不夜戰,只是月下點兵。”天子揮揮手,有虎賁取來胡座,一人一個坐了,圍著篝火,先說些閑話。時間不長,馬超、趙云也來了,與天子、呂布等人見禮。董越最后到,匆匆趕來,告了罪,取了一個胡座,在角落里坐了。
    見人到齊,天子示意劉曄發先表意見。劉曄也不謙讓,就著篝火,在地上畫了一個草圖,又撿了幾個土塊,擺在不同的位置,這才拍了拍手。
    “陛下,諸君,這就是兗州形勢,董昭被困在昌邑,朱桓率紀靈、呂范二督及滿寵所領豫州兵正面進攻,魯肅為左翼,徐琨、沈友為右翼,按照原本計劃,甘寧率水師入黃河,截斷董昭退路,這是一個四面合圍的戰法。只是天佑大漢,沒讓孫策如愿,董昭在金鄉山大破紀靈,斬殺過萬。紀靈雖然迅速以豫州兵補充,卻喪失了戰機,黃河水淺,甘寧不得不退出黃河,合圍之勢出現了缺口。不過,諸君千萬不要掉以輕心,即使沒有水師相助,魯肅、徐琨、沈友也有可能從兩翼包抄,切斷我軍退路。”
    諸將連連點頭,對劉曄的分析表示認同。天子目光閃爍,也覺得劉曄的擔心有道理。沈友、徐琨也許沒那么容易,魯肅卻完全有可能。他不僅有步卒,還有戰船,徐盛所領的戰船一旦到達濮陽,依然可以切斷他的退路。
    “兵貴合,不貴分。合則強,分則弱,朱桓、魯肅等人不相統屬,離定陶、昌邑遠近不一,且以步卒為主,這正是我軍各個擊破的好機會。”劉曄指了指定陶的位置。“我軍猛攻朱桓,魯肅或循河東進,斷我后路,或循汳水而東,增援朱桓,不管他怎么選,都有近千里的路程,至少需要十天左右。徐琨、沈友由青州至,路程更遠,又有袁譚陰撓,最快也要半個月。這五六天的差距,就是我軍的機會。”
    劉曄停了一下,等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臉上,才一字一句地說道:“擊破了魯肅、徐琨、沈友,朱桓還能指望的就只有孫策本人了。如果朱桓現在向孫策請援,孫策又立刻派出援兵,那他應該能在一個月左右到達。”
    劉曄轉向天子。“陛下,我們必須先解決這一個多月的糧秣,才有機會與孫策對陣。中平以來,兗州連年大戰,民生凋敝,戶口損耗,已經不足以支撐我軍,唯一的辦法是以戰養戰,取食于敵,這就需要我們連戰連勝,不能出現任何差池,否則將不戰自潰。就此而言,先擊破魯肅部,確保兗州北部不為其所害,也是此戰關鍵,不徒為身后計也。”
    天子心中恍然,又有些慚愧。原來劉曄安排了這么大一盤棋,怪不得他這么謹慎。自己只想著奮力一擊,著實有些簡單了。玉石俱焚看起來是勇敢,實則是放棄,在心理上已經認輸了,只想著問心無愧,反不如劉曄這樣,明知形勢不利,卻依然不屈不撓,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。
    天子環視一周,見呂布有些迷糊,像是酒勁上涌,有些撐不住了。董越神不守舍,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見他看過去便習慣性地點頭致意。馬超撇著嘴,一副與我無關的模樣,只有張遼、趙云目光炯炯,眼神專注,聽得很認真。
    此二人可大用。天子咳嗽一聲,說道“諸卿有什么疑惑或者建議,不妨直言。既是險中求勝,自當君臣一體,同心并力。朕推欲赤心于諸卿腹中,亦望諸卿以赤心待朕,共破孫策。”
    “唯”諸將躬身應喏,心氣卻大有不同。
    天子看向趙云,笑道“子龍,你可是朕聽了溫侯之薦,從中山王那里生搶來的。中山王對你極是器重,若非王爵貴重,又是他祖上爵位,真是舍不得你。朕想聽聽你的意見,你盡管直言,不必顧忌。”
    趙云再次躬身施禮。“陛下錯愛,臣感激不盡。令君所言,堪稱奇計。只是云有兩點疑惑,還望令君明示。”
    劉曄對趙云印象極佳。“子龍請講。”
    “方才令君所言,似乎是用騎兵之長,往來奔襲。可是據云所知,朱桓身側亦有騎兵六七千,數量雖略有不足,戰力卻不弱。我們奔襲諸軍,他們豈能坐視魯肅等人皆以步卒為主,兵力也有限,不過萬人上下,以其攜帶一個月的輜重計,即使顆粒不失,于我軍也不過四五日也。萬一時間湊不上,我軍豈不是要斷糧”
    劉曄撫掌而笑。“陛下,趙云思慮縝密,可為萬人將。”
    天子笑著點點頭。“令君所言甚是,朕也覺得子龍可與溫侯比肩,統萬騎,為朝廷爪牙。”
    趙云連稱不敢。馬超眼神微動,神色有些不悅。趙云現在和他一樣掌管羽林騎,為左右中郎將。天子、劉曄夸趙云,卻不提他一字,自然是對他之前宣稱不與孫策作戰的回應。這次如果天子勝了,趙云高升,他卻有可能就此冷落,顏面無存。
    馬超輕咳一聲“陛下英明,令君睿智,溫侯、趙將軍勇猛,的確難得,捷報可期。不過,超有一逆耳忠言,還望陛下三思。若有冒犯之處,還請陛下降罪。”
    天子心中暗喜。這群人中,最清楚閻行實力的人就是馬超,他和劉曄一唱一和地夸趙云,就是想刺激馬超,想從他嘴里多了解一些情況。馬超果然沉不住氣,要主動開口了。
    “馬卿盡管直言,言者無罪。”
    馬超瞥了呂布一眼,但呂布已經醉得睜不開眼睛,沒有任何反應,反倒是呂小環不服氣,狠狠地回瞪了一眼。馬超也不理她,淡淡的說道“陛下,臣如果記得不錯,當年陛下西征,羽林騎雖然只有千人,戰功卻與溫侯所領三千余騎相當。臣提此事并非邀功,臣不過一匹夫爾,不值一提。臣只是提醒陛下及令君,羽林騎有如此戰力,固然與陛下英明、令君睿智不可分,也與羽林騎擁有的軍械有關。可是閻行、陳到所領騎兵不僅有最好的軍械,還有數量不明的甲騎,論兵力,他們或許有所不及,可是論戰力”
    馬超看看天子,又看看劉曄,靜靜地等了片刻,一字一句地說道“臣以為,勝負難料。”
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什么能投资几千赚钱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技巧 万人德州扑克游戏下载 宁夏11选5助手开奖结果 赚钱为啥累 FG游乐电子官方网 手机淘宝怎样赚钱的 七乐彩中奖规则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最大遗漏号码 新港彩票群 甘肃快三一定牛 快三技巧 倩女幽魂手游白泽之毫怎么赚钱 小财神彩票群 天天捕鱼怎么卖号 美团众包上海那赚钱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