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三國小霸王 >第2172章離別淚
();    見辛評顧左右而言他,曹操也有些怏怏,說了些公務,便讓辛評忙去了。
    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戲志才。如果戲志才還活著,他會輕松得多。法正和辛評分擔了戲志才的事務,卻不能精誠合作,還互相拆臺,這讓他很費神。他不用查都清楚,辛評肯定匿著法正的消息不報,直到今天才說,就是不想讓法正立功。這人的心胸未免狹隘了些。難怪辛毗能與陳群等人齊名,辛評卻無緣其間。他們兄弟之間的差距也許不如劉繇、劉勛那么大,卻也不可忽視。
    曹操在飛廬上來回踱著步,考慮著如何尋找更合適的人選來分擔甚至代替辛評的事務。可供選擇的人選并不多,一是蜀中人才本來就不多,二是他不得不平衡不同派系的利益,尤其是要保證中原人的利益,畢竟他也是中原人。失去了中原人的支持,他遲早會被蜀中人架空。
    曹操想來想去,覺得還是借鑒孫策的經驗,多起用年輕人。年輕人功業心強,成見少,不僅易于接受新知識,也更容易接受他這個外來者,不會有那么嚴重的本土觀念。
    想法剛冒出來,曹操又不禁嘆了一口氣。說來說去,還是要學孫策,卻又學不到位。這么下去,如何才能戰勝孫策,重整河山?他想到了曹昂。曹昂離開兗州,來到益州之后,他們父子交流了多次,曹昂堅持不與孫策為敵,說是信守諾言,但曹操總覺得他是被孫策擊潰了信心,不敢與孫策對陣。
    他將曹昂留在成都,坐鎮后方,希望過一段時間曹昂能緩過來。但他又有一種感覺,曹昂也許永遠都無法恢復信心,能不能戰勝孫策,還要看他自己。他今年四十六了,還能活多少年,來得及為曹昂兄弟打下一片江山嗎?
    如果吳王后生下了嫡子,又該怎么辦?
    曹操心煩意亂。曹昂來到益州,一方面增強了他的實力,陳宮、于禁、樂進等人都是難得的人才,另一方面也增加了不少麻煩,吳氏兄弟就非常警惕,更加迫切的希望吳王后能生下嫡子。吳王后與曹昂年齡相當,不可能讓曹昂奉她為母,生一下屬于她自己的嫡子就成了最好的選擇,據說吳班最近和青城山走得很近,很可能是想求廣嗣之方,也可能是想爭取天師道的支持,為將來爭嫡做準備。
    一想到這件事,曹操就有些后悔。如果當初沒有娶吳氏,而是讓曹昂娶了這個女人,也許就不會現在的麻煩了。一時不慎,后患無窮啊。
    “大王,那邊有船,可能是婁關來的。”身邊的彭羕忽然提醒道。
    曹操順著彭羕的手向前看去,只見寬闊的江面上,一艘小船正逆流而上,速度很快。現在刮的是西北風,船沒有舉帆,用的是槳力,逆流頂風,雖然水手很賣力,速度卻不快。
    “永年,吳軍戰船的秘密查到了沒有?”
    “沒有。”彭羕搖搖頭。“吳軍看得很緊,不讓任何人接近他們的戰船。那個荀攸陰險得很,我們收到的情報都是假的,看起來不錯,花費了人力、物力試制,沒有一個能用的。”
    曹操咂了咂嘴。他知道荀攸,那人雖然話不多,卻是個聰明絕頂的人物,有他為周瑜主持情報,就算戲志才在世的時候都沒占著便宜,辛評就更不行了。蜀中也沒有優秀的工匠,想憑著細作看到的粗略信息仿制出新技術,著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    原本李譔倒是個合適的人選,可惜他遲了一步,李譔父子舉家遷到南陽去了。
    在曹操的遺憾中,小船接近了水寨,一個信使上了樓船,向辛評匯報。時間不長,辛評又上來了,手里拿著一份情報。不出彭羕所料,情報是婁關傳來的。婁關是一座新建的關,建在婁山上,安樂水(赤水河)畔,南行百里便是周瑜所駐的牂柯郡的鄨縣(今遵義),再往南百余里,就是周瑜大軍駐地,是周瑜出山進入平原地帶的必經之地,由夏侯惇、張任等人鎮守。這個消息就是夏侯惇派人送來的。
    消息的內容很簡單,周瑜正在集結人馬,有出兵侵擾的可能,希望曹操能做好接應的準備。
    曹操掂著薄薄的紙,心情卻沉甸甸的。時間這么巧,會不會是周瑜感覺到了什么,要先發制人?如果是這樣的話,曹仁可能就危險了。在叢林戰中擊敗主動來攻的曹仁,顯然要比攻破夏侯惇、張任把守的婁關更容易。
    “聯絡安南將軍,讓他小心些,不要中了周瑜的計。”
    ——
    ——
    大竹山。
    群山環顧,茂密的竹林從嶺上一直沿伸到谷中,潺潺的溪水在竹林中穿行,匯成小河,嘩嘩的流淌著,奔向遠處的山谷。山谷兩岸的稻田中,初生的稻苗綠油油的一片,隨風搖擺。山坡上,幾只牛正悠閑自得的吃著草,不時抬起頭來,哞哞的叫上兩聲。
    溪邊的空地上琴聲幽揚,周瑜穿著一身潔白的便裝,坐在一塊大青云,修長的手指撥動琴弦,歡快的琴聲如溪水一般流淌而出。一群半大的孩子團團而坐,有的隨著琴聲搖擺,有的輕聲哼唱,有的什么也不做,只是癡癡地看著周瑜,被同伴取笑也只是紅著臉,不肯挪開半刻。
    這些都是附近山嶺上的孩子,在周瑜建立的學堂里讀書、習武。周瑜公務得閑時就會來到學堂,或是教他們讀書,或是教他們習武,或是和他們一起彈琴唱歌。他相貌英俊,文武雙全,為人溫和灑脫,深得孩子們喜愛,即使是最不喜歡學習的孩子,到了這兩天也會盡力趕來。
    今天他彈的是一首改編的曲子,是一個苗家姑娘唱給他聽的,經過他改編之后,原本的山歌不僅保持了質樸,又多了幾分大氣,仿佛一個山野姑娘學會了化妝,越發美麗,含羞帶喜的俏立在竹林之中,等著情郎來相會。孩子們聽得如癡如醉,幾個年歲稍大,已經情竇初開的少女更是芳心亂動,不能自己。
    魏延從遠處快步走來,見此情景,遠遠地停住了腳步,免得打擾了周瑜彈琴。即使他對琴藝沒什么興趣,也知道這樣的機會難得,諸事俱備,大戰將起,周瑜馬上就要出征,也許半年,也許一年,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再來這里。這些苗人家的孩子以后再想聽到周瑜琴聲的機會實在不多。
    周瑜看到了魏延,卻什么也沒說,從容自若的繼續彈奏。
    一曲終了,琴聲在竹林間裊裊不絕,孩子們一動不動,沉浸在琴聲中不能自拔。
    魏延放輕腳步,走到周瑜身后,俯身附在周瑜耳邊,輕聲嘀咕了幾句。周瑜點點頭,朗聲笑道:“孩子們,聽完了琴,我們跳舞吧。我們即將出征,就送一曲送別的舞,好不好?”
    “將軍要走了嗎?”孩子們有些慌張,互相看看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    “將軍,你還會回來嗎?”
    “會的,我一定會回來的,只是不知道需要多久,也許半年,也許一年,也許十年。不過沒有關系,學堂會一直辦下去,你們好好讀書,將來去成都,去洛陽,我會在那里等你們。如果你們有人想從軍,說不定我們還可以并肩作戰。”
    “我要從軍,我現在就要從軍。”一個黑黑的半大小子沖到周瑜身邊,大聲說道。
    “你還小,至少要像他一樣高,你才能上陣殺敵。”周瑜摸摸他的頭,指著魏延笑道。“小黑,好好讀書,將來和魏家兄長一樣,到我身邊做侍衛,好不好?”
    “將軍,你怎么知道我叫小黑?”小黑兩眼放光,緊緊的拽著周瑜的袖子。他才七歲,剛到了上學的年紀,報了名,還沒有開始讀書,卻混在一群學生中,經常來聽周瑜彈琴。因為怕被人趕走,他一直躲得遠遠的,沒想到周瑜不僅看到了他,還知道他的名字,欣喜不已。
    周瑜大笑,旁邊的孩子也笑了起來。“小黑,將軍如果不知道你,你今天能報上名嗎?你以為這學堂是好進的,那么多比你大的都沒報上,偏偏你報上了。這都是將軍看你可憐,專門給你留的名額呢。”
    小黑害羞的摸摸腦袋。他還不知道這些事。不過他知道伙伴們說的不假,想到學堂讀書的人很多,學堂接收不了那么多人,優先接收十歲以上,能夠照顧自己生活的。按理說,他本來是沒有機會的。
    “好了,你們都比小黑大,以后要關心他,多幫他。”周瑜和孩子們一一告別,孩子們不舍,一一上前與周瑜見禮,膽子大的還抱了抱周瑜,不舍的淚水沾濕了周瑜的胸口。雖然只有半年時間,但他們已經喜歡上了這位英俊的少年將軍,突然之間又要分別,很多人都接受不了,哭得稀里嘩啦。
    一個少女拍起手掌,踏著步子,扭動腰肢,唱起了歌謠。
    “山色青青喲,鳥兒高飛。溪水嘩嘩喲,魚兒潛游。道路長長喲,馬兒嘶鳴。親愛的將軍喲,將要遠行。妹妹的心兒喲,空落落的疼……”
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好运彩3单双 广东11选5技巧任选 澳洲幸运10哪里开的 三轮车卖红薯赚钱吗 山东时时彩app 做会计如何赚钱吗 新快3技巧 梦幻赚钱号停多少级 财神爷pk10手机破解版 极品飙车中文版官网下载 大连娱网棋牌下载手机打滚子 汽车已经成为赚钱工具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梦幻西游刷挑战真的赚钱吗 写qq日志怎么赚钱 财神捕鱼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