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舞大唐 >第3章野孩子的決定


  第3章野孩子的決定
  歲月如同一條河流,滿載著人生的酸甜苦辣,奔涌向前。轉眼間便穿過六個春秋,草木隨季節而動,不斷變化,而人也在變化。
  歲月似風,吹不散暖日陽光,卻吹淡了曾經的記憶。
  又是六個春秋,轉眼間來到了上元三年,滿打滿算,已經在郝家村生活了十三個年頭了。十三年的時間,郝健已經完全融入了現在的身份,也適應了這里的生活。
  十三年時間,郝健從兩歲幼童,長成了十五歲的少年郎。在唐朝,十五歲已經算得上真正的大人了。
  如今的郝健身高將近六尺,劍眉星目,一身士子青袍,渾身散發著一絲儒雅氣息。由于常年堅持練武跑步,肌膚如銅,比尋常富家子弟多了幾分英武之氣。
  唐朝尚武成風,作為楚興之地的安州更是如此。權貴子弟習武,并不算掉身價,反而很受人歡迎。
  十五歲的郝健,在整個安州都是小有名氣。其人不僅長相俊朗,而且文武全才。這些年,郝健經常冒出些奇思妙想,水車、改進牛犁、開荒搞大棚種菜,總之,郝家小公子折騰出不少稀罕事兒,久而久之,便在安州地界搏了個“小鬼才”的稱號。
  .......
  郝家墻頭,一身青衫的郝健坐在上邊,他左手托著下巴,右手拿著一把短劍,一雙眸子掃視著街頭巷尾。
  這兩年,郝健有事沒事就坐在墻頭上瞭望四方,起初老夫人和府里的人還很擔心,漸漸地也就由著他了。
  郝健為什么勤練武藝堅持跑步呢?
  這個問題,院里的兩個丫鬟姐姐也問過,當初郝建的回答是“除暴安良,行俠仗義,報效大唐”!
  可事實上呢?并非如此!
  郝健是個俗人,心沒有那么大。行俠仗義,除暴安良,這多累啊?搞不好,碰上狠人,自己除暴不成,反被暴除了。報效大唐?更是個笑話,大唐朝文治武功威壓四海,猛將如云,需要我郝健么?
  更何況,自己真正的身份也是個大問題,真要報效大唐,搞不好會鬧出幺蛾子的。
  所以啊,老老實實當個郝家小公子,過些平平淡淡的生活就挺不錯的。
  練武跑步,其實就是想等著某一天能夠英雄救美,再把美人變成自己的娘子。
  蹲在郝家墻頭,可以縱覽方圓二里地。可讓郝健失望的是,安州治安太好了,蹲了幾十次,愣是沒看到一起調戲美人的惡性事件。
  頭一次,郝健有點埋怨安州的治安狀況。一身武藝,卻無用武之地,真的是太鬧心了。郝健扒拉著墻頭一躍而下,眼珠子一陣亂轉,要不要制造點英雄救美的機會呢?十五歲了,也該到找媳婦的時候了。
  十五六歲成婚,這在大唐朝不犯法。大唐就這點好,不僅可以早結婚,還可以娶好幾個!
  嘖嘖嘖,到底該娶幾個呢?
  正胡思亂想著,耳邊響起清脆的聲音,“小公子,老夫人著你去一趟后院,京里來人了。”
  “思幽姐啊,我這便過去!”郝健眨眼一笑,卻看到思幽站得隔著一丈遠,老老實實的。
  哎,轉眼間兩個漂亮丫鬟思幽和媚蘭也變成大姑娘了,長大了卻變得疏遠了。漸漸地,郝健眼中多了幾分幽怨之色。
  小時候,你們兩個對本公子動手動腳,大膽調戲。現在長大了,本公子有調戲女人的能力了,你們反而萬分拘謹,這是何道理?不公平,真的不公平,合著早些年本公子白被你們調戲了。
  迎著郝健幽怨的目光,思幽玉容微紅,提著裙子扭身便跑,“公子,你可抓緊點,老夫人等著你呢。”
  “......”
  郝健翻了翻白眼,無語問蒼天。這些年本公子做人真失敗,英雄救美沒干成,調戲丫鬟的事也沒做成......
  .......
  后院小亭子下,老夫人秦氏垂坐在桌旁,雙目瞇著,似乎是在打盹。在她旁邊站著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,此人身著藍衫,身材有些發福,留著一縷山羊胡。
  看到郝健后,秦氏微微抬起頭,慈愛的招了招手,“仁哥兒,快過來,這位是京城來的杜福平杜管家。”
  郝健站在亭外,拱手見了一禮。杜福平也是拱手回了一禮,“見過小公子。”
  杜福平眉毛上挑,后背挺直腰不彎,語氣中頗有幾分敷衍之意。目光掃來,充滿了輕視與不屑。
  郝健心中嘆口氣,卻沒有著惱。畢竟是私生子身份,被人瞧不起也是正常。只是,常年在京城做事的管家,怎么回安州了?
  秦氏淡淡的瞥了杜福平一眼,也沒有多說什么,拉過郝健,笑著說起杜福平的來意。
  不久便是郝處俊七十壽辰,去年郝處俊又剛升遷成為中書令,位居宰相。郝家可謂是雙喜臨門,所以郝北叟和郝南容決定這次的七十大壽要好生操辦一番。于是,著令杜福平親自回到老家安州,接秦氏去京城。
  郝處俊七十大壽,秦氏必須要去的。
  秦氏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,似乎有什么話難以啟口,這時旁邊的杜福平抿著嘴角輕聲道:“來時太翁和大夫人有交代,小公子常在安州,不懂京里的禮數。所以,這次,小公子暫留安州,好生研習禮儀,待日后有機會再去京城。”
  郝健輕輕地皺起了眉頭,什么不懂禮數?是嫌私生子身份丟人吧?
  郝處俊是個要臉面的人,自己引以為傲的兒子竟然跟漁家女子弄出一個私生子,還帶回府中,這簡直是郝家最大的污點。
  郝健并不怪郝處俊,也不會怪京里的幾位夫人。郝處俊不喜私生子身份的孫子,實屬正常。京里那幾位夫人怕這個私生子將來分家產,關系疏遠,也是人之常情。
  “仁哥兒,沒事兒的,你想去么?老身帶你去,看他們又能怎樣?”
  看到郝健臉上流露出落寞之色,秦氏頗有些心疼。郝健輕輕搖了搖頭,蹲下身寬慰道:“老祖,切莫如此,太翁七十大壽,大喜的日子,何必因為孫兒毀了這喜慶氣氛呢?孫兒無事的,如杜管家所說,孫兒久在安州,野慣了。老祖自去便可,你老走了,孫兒便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。”
  “你這小子.....倒還要你來安慰老身?仁哥兒不去也好,省的看那些姨娘嬸娘的冷臉,你好生待在家里,老身過些時日便會趕回來!”
  秦氏伸出雙手,摩挲著郝健的臉頰,目光誠摯而慈善。
  郝健離開后,秦氏慢慢站起身,走下石階卻停住腳步,冷冷的看向身后的杜福平。
  “杜管家,老身不管你們京里的人是怎么議論的,但是在安州.....在這里.....再有人說他是野孩子,老身打斷他的腿......”
  杜福平心中一顫,拱手彎腰,頭也不敢抬。直到老夫人回屋,才敢站起身,只是額頭已經是冷汗涔涔。
  .........
  簡單的房間里,郝健靠在窗口,怔怔的望著天上彎月。天穹之中,繁星點點,偶有流星劃過,為這星夜增添一分清冷之美。
  今天發生的事情,讓郝建不得不多想想以后的事情。
  杜管家都敢如此輕蔑無視,那么京城其他的郝家子孫呢,恐怕更不會把他郝健放在眼里吧。
  雖有老夫人秦氏的寵溺,亦有郝北叟的關懷,可他們代表不了整個郝家。一個私生子,在郝家是沒有未來的。
  當初來到安州,不過是為了一個私生子身份掩人耳目罷了,對于郝家的家產以及影響力,郝健沒有一點興趣。郝家產業越來越大,未來的利益爭奪也會越激烈,既然沒有興趣,又是私生子身份,那么何不盡早脫身呢。
  郝健覺得,離開郝家,憑自己的能力討生活也沒問題的。自己有手有腳,不癡不傻,干嘛非要賴在郝家被人說三道四,遭人白眼呢?
  想了許久,郝健最終做出了決定。
  ........
  清晨,露水沉葉,風聲柔柔,卷過一片花圃,帶來陣陣馨香。
  一身青衫的郝健早早地等在老夫人門外,兩個漂亮丫鬟思幽和媚蘭心情忐忑的站在花圃后邊。
  房門打開,郝健深吸一口氣,快步走了進去。秦氏剛剛起床,還未梳洗,看到郝健匆匆走進來,頗有些詫異。
  “我的小仁哥兒,一大早,你心急火燎的做什么?”
  “老祖......孫兒有話跟你說!”
  看到郝健神色沉重的樣子,秦氏輕輕蹙起了眉頭,她揮揮手,輕聲道:“你們先下去吧,老身與孫兒說些話。”
  婢女退去,郝健屈膝跪在秦氏身前,重重的磕了個頭,秦氏趕緊扶了一把,有些急切道:“仁哥兒,你到底何事兒,莫嚇老祖啊。”
  “老祖.....孫兒昨夜久久未睡,想了許久。”
  “你想了許久?那想到了什么?”
  “孫兒想趁著年輕,自行闖蕩一番,自此無論貧窮還是富貴,也是孫兒自己走的路!”
  秦氏坐在椅子里,眼中蒙上一層濕潤,右手顫巍巍的摸著郝健的頭發,“傻孩子,你是想離開郝家?你舍得老祖嗎?”
  “老祖,你這是哪里話?孫兒哪里舍得老祖?孫兒只是想自己闖蕩一番,并未說離開安州啊。”
  “那你這是為何?”
  “老祖心里也是明白的,孫兒的身份,終究是個大問題。雖有父親和老祖愛護,可終究是惹人不開心的。孫兒有手有腳,不癡不傻,但憑自己的本事,也能賺下一份吃喝的。孫兒不想以后因為我鬧得家中不睦,孫兒是想告訴大娘以及嬸娘,我無意染指家中產業。”
  “孫兒蒙老祖寵愛,開開心心的在家里生活了十三年,如此,已經感念郝家恩德,其他,再無癡想,只愿郝家和和睦睦!”
  郝健語聲誠摯,發自肺腑。說罷,伏身再次向秦氏磕了個頭。此時,秦氏淚光閃爍,臉上卻多了幾分欣慰的笑容。
  “好孩子,難為你小小年紀卻想到這么多,你說的也對,自己出去試試也未嘗不可。若是不行,還有老祖呢......”
  郝健面色一喜,立刻抬起了頭,“謝謝老祖成全,只是,還望老祖幫孫兒一個小忙!”
  “什么忙?”
  “我院里那兩個丫頭的賣身契!”
  秦氏遲疑了片刻,輕輕點了點頭,“允了,一會兒便著人送到你院里。”
  ........
  辰時中旬,清風浮動,滿園飄香。郝健背著雙手,閉目仰頭感受著溫暖的陽光。
  思幽和媚蘭站在不遠處,拿著各自的賣身契,美目婉轉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  明日就是新的一天,未來將如何?
  【注:上元三年,公元676年。
  阿祖、祖母,唐朝稱呼,也就是奶奶。爺爺,稱太翁、太公、君上、祖父。唐宋時期,乃至明朝,老爺少爺少奶奶這些稱呼是不可能有的。因為少爺老爺乃是舶來品,跟媽媽這個稱呼一樣,一直到清朝才有老爺少爺這個稱呼。奴才、主子,這稱呼也是清朝獨創,唐朝時期稱主人主上或者東翁。另外,唐朝乃拱手禮,沒有動不動下跪一說,見皇帝也不用下跪的,跪拜禮是元朝開始的。】

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 2014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15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篮球即时比分007 新疆18选7中奖号码 西宁小姐上门服务 山东11选5人工免费计划 天津快乐10分 老11选5走势 e球彩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一 麻将三国安卓版下载 甘肃11选5遗漏值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2017 体彩老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