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血魔道人 >第23章復仇之路一


  只剩下那名冷眼看著自己的少女。
  沒有多余廢話,楊修眼中殺機畢現,一掌狠狠的對著女子的天靈蓋拍去,以楊修肉身力道,這一掌下去,決計是必死無疑。
  “且慢!!”
  聲音自遠處響起,與此同時三根漆黑如墨的細針自虛空而來,速度之快,就算是比之楊修方才擲出的長槍,也不逞多讓。
  楊修面色一變,當下一掌狠狠的拍向地面,身體瞬間騰空,三枚細針堪堪的劃過楊修的衣角,眨眼間,衣角竟然焦黑一片,看的楊修驚怒交加。
  一個身著宗門黑色制衣的青年一躍而下,一絲玩味的笑容掛在這張黑瘦的臉上,給人一種頗為深不可測之感。
  “楊師弟,暫且動手,冷兒是在下表妹,楊師弟已經殺了三個泄憤,看在劉某的面上,便就此作罷,如何?”
  說罷,劉姓修士雙手做了一禮,反手將那少女護在身后,面帶笑容的看著楊修。
  楊修眼神微微瞇起,腦中念頭急轉如電,黑色衣服便是宗門外門弟子獨有的服飾,方才楊修靈識探查之下,此人修為雖說探查不出來,但是卻并未給他深不可測之感,推測修為約莫在煉氣境第五層,最多不超過第五層巔峰,差距僅僅一層多些,雖說修為比自己高,但是肉身強度必然弱于自己,此時此刻,楊修已經放棄了繼續追殺,但是若是任憑這姓劉之人將人領走,楊修心頭極不甘心。
  “看在劉師兄面上,作罷自然也無不可,但是劉師兄需要跟在下對上一拳便可,在下立馬不再追究。”
  楊修緩緩道,這個要求明顯出乎劉姓修士意外。
  “我若是拒絕呢?”
  劉姓外門弟子并未直接答話,反而反問道。
  “你若拒絕,楊某自然便繼續全力追殺下去,劉師兄或許有幾分逃脫手段,可若是帶上一人,速度想必也會慢上幾分,當然劉師兄或許這一次可以甩開楊某,可只要在這宗門之內,楊某便可對此人追殺到底,宗門也無權干涉,你能救她一次,難道能救她一輩子?”
  楊修的話瞬間令劉姓弟子臉色漲怒,修為明顯比對方高了一層,卻被對方如此拿捏,尤其是逃脫之詞,更是讓其內心生出羞辱之意,殺機毫不掩飾的遍布在劉姓修士的臉上。
  “好!!恭敬不如從命,劉某便接楊師弟一拳,又如何?”
  劉姓修士將少女推開,臉色稍顯一絲凝重,對方既然提出如此要求,必然肉身力量驚人,此刻唯有極限調動極皇之身,全力運轉護體之法,他所修的功法有一門叫做鍛體訣,乃是增強氣力之法,運轉之下,肉身之力更上一層,有如此幾道準備,劉姓修士自問絕不會弱于楊修。
  看到對方做好了萬全準備,楊修冷笑一聲,隨后一拳轟下,他涅體劫改造的身體,又豈是這些微末手段可比!
  “砰!!”
  下一刻,劉姓修士的身體瞬間倒飛出去,足足飛出數丈距離才狠狠落地。
  “哥!!”
  少女驚呼出聲,快步走去,將劉姓修士扶了起來,喂食了數粒丹藥。
  可劉姓修士僅僅身上衣服臟了些,臉色白了一些,其他并未見異常。
  “楊師弟的氣力果然驚人,劉某佩服,冷兒,我們走!”
  劉姓修士淡淡一笑,看的楊修眉頭有一絲疑惑,他剛才感觸最深,體內九劫功之力已經全力催發,這一拳,是楊修從修煉到現在毫無保留的一拳,按理說就算不會重創對方,可對方也不能一點事沒有的樣子。
  二人離開小奴峰,踏上飛劍,足足走了一炷香的功夫,劉姓修士的面色才大變。
  “噗!噗!噗!”
  一臉噴了三口血液劉姓修士才恢復正常,肉眼可見其右手已然猛烈的顫抖著,根本不受控制。
  “表哥,你怎么了??”
  “楊修此子一拳,便令我重傷,體內氣血紊亂,右手經絡寸斷,雖然并未折斷,可此等傷勢,沒有數月全力調整根本不可能復原,此子潛力巨大,不可留!!”
  少女緊抿著嘴唇,眼神震撼莫名,連自己從小仰望的哥哥竟然都不是楊修一拳之地?這個楊修,竟然真的這般可怕?一股倔強浮現在臉上,少女半響無言,心頭生出一股無力之感。
  “冷兒莫怕,你哥哥也并非一人,身后還有幾位師兄相熟,等這楊修入了外門,找個機會,做好準備,殺了便是,他畢竟是一個人,又如何能敵過我等幾人聯手,肉身強大又如何,難度比的上靈器鋒利?”
  劉姓修士臉色閃過一絲陰狠,在自己妹妹面前丟了臉,這簡直讓他丟盡了顏面,此仇,不可不報。
  少女眼神飄忽,從小便天賦異稟,極是好強的哥哥竟然也需要跟人聯手才能除掉楊修嗎?跟楊修為敵,真的是正確的決定嗎?
  小奴峰,楊修百丈之內早已再無一人,其他雜役弟子看著楊修簡直畏之如虎,生怕楊修魔性大發,紛紛回到了住處之內,大門緊閉著,不少雜役弟子干脆飛快逃出了小奴峰,只等風波過后在回來。
  “楊兄,你簡直是大羅金仙下凡,威能蓋世,這些人在楊兄面前,那就是土崩瓦狗,不堪一擊!”
  祝弘圖全身都處于一個十分激動的狀態,萬萬沒想到,事情竟然會如此反轉,小奴峰最強的莫刀都死了,那他祝弘圖今后在大小奴峰,還有誰人敢惹?想想那個場面,祝弘圖那就是一陣的興奮。
  懶得理會祝弘圖,楊修直接回到了住處。
  天色漸黑,一夜無話。
  次日一早,楊修便前往講經峰頗為順利的換取了外門弟子身份令牌,同時被分配到了大皇峰山腳下的一個住處,該做的事情都已經做了,楊修心頭壓制不住的躁動著。
  “是時候回去了。”
  楊修心中暗道,同時按照約定,前往外島所在,他答應沈纖纖離開此處的,而女**隸都是分批輪換,此事需要直接找到元島負責管理奴隸的管事。
  

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新疆11选5 山西麻将胡牌规则 江苏七位数第2ooo5期 黑龙江快乐10分麻将图 安徽十一选五 台湾麻将怎么玩 德科钻石 香港天下彩资料下载 广东快乐10分人工 常规赛活塞VS掘金 29选七1000期走势图 03月25日快船vs灰熊 大乐透走势图新浪爱彩 捷报比分直播手机触屏版 一分钟一期的彩票骗局 qq麻将外挂怎么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