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血魔道人 >第24章復仇之路二


  元島之上,繁華依舊,不斷又過往的船只駛來離去,各種敲敲打打的聲音此起彼伏。
  “這位師兄,敢問那些女奴隸才何處?”
  楊修攔下了場中的一個監工,這監工臃腫的坐在椅子上,喝著清茶,身著外衣,赫然也是外門弟子。
  “師弟問的是何時來的奴隸啊?”
  監工看到如此年輕的同門,心下也微驚,忙站起身問道。
  “四月初三那天!”
  “師弟稍等,待我查查。”
  監工說完,翻看著手上一本頗厚的冊子,約莫半柱香功夫,監工面帶笑容道:“不知師弟所找何人啊?”
  “沈纖纖!”
  “沈纖纖數日前被分配到了云嵐峰,做著洗刷的活計,不知師弟找此人,所為何事?”
  “回師兄,在下方入外門,此女是在下同鄉,宗門有規矩,外門弟子可任選雜役弟子帶離的,在下來此,正是為了帶離此女。”
  楊修微行了一禮道。
  “原來如此,我這便喚人將此人帶過來,師弟暫且稍等。”
  監工拿出一枚傳音符,言語數句,而后一甩,傳音符瞬間鉆入虛空消失不見。
  半個時辰功夫,一艘小船自天而降,船上有二人,其中之一是名年輕女子,面若桃花,柔弱異常的樣子,赫然便是沈纖纖。
  “楊少爺!!”
  沈纖纖同樣看到了不遠處的站的筆直的楊修。
  “師弟好眼光啊!”
  監工對著楊修擠眉弄眼,豎起大拇指,露出了一副誰都懂的表情。
  楊修頓感無語,不過依舊禮道:“多謝師兄!”
  “少爺這么快就進入外門弟子了??”
  沈纖纖面色極是驚喜道,笑容好似化解了數月奴隸非人的生活,此刻沈纖纖明顯瘦了一大圈,且手臂上面有著新舊細疤痕,明顯是被人抽打過。
  “嗯,你這手臂上的傷是怎么回事?”
  “自然是干活不力,被雜役師姐管教的。”
  沈纖纖眼睛蒙淚,楚楚可憐道,她本是北蒙國大戶人家,沒想到來烏國探親,不僅侍衛們全部死亡,她更是稀里糊涂的被擄掠到此。
  “走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
  楊修從懷中拿出一個紙鶴,掐指念訣,紙鶴竟化作仙鶴,在眼前翩翩懸浮,看的沈纖纖極為羨慕。
  這紙鶴飛行法器自然便是從祝弘圖那借來的,有了此物,回去的時間最少至少快了數倍。
  二人騎著紙鶴,懸空而行,望著下方浩瀚大海,楊修也有些心神搖曳,身后佳人緊緊的攥著他的衣角,醉人的體香不時傳來,不時有肌膚的接觸,一時間楊修也不免有些浮躁,但終究是一閃而過的念頭,瞬間就被復仇之心壓制了下來。
  駕馭紙鶴需要不菲的靈力,楊修身為練氣中期,倒是能維持的稍久,思索片刻,楊修翻手拿出一柄淡紫色的靈劍,這是鐵石的靈器,而乾坤袋內自然還有其他兩件靈器,一個是青色的扇子,另外一個便是土黃色的拳套,這三件靈器自然是楊修擊殺了莫刀等三人的收獲,除此之外,乾坤袋內還有頗多其他之物,光是修煉療傷所用的低階丹藥便足足十數瓶,下品靈石加一起赫然有六七百塊的樣子,可見這三人身為一等雜役弟子數年,多年壟斷藥園任務,這身家著實是不菲。
  而其中這柄紫色的靈劍最是趁手,楊修自然打算趁此工夫演練操作一番的,雖說楊修不會任何靈劍功法,可這靈劍的速度之快,就算是壓低箱手段也不為過,滴入血液煉化之后,這靈劍操作起來,比之那日鐵石所用,還要快上三分,忽來閃去,讓楊修頗為滿意的。
  “聽聞靈劍有一種頗難的煉制方法,通過修煉者心血和各種材料滋養,可修成本命靈劍,威能要強大數倍,此法對氣血要求極高,但是與我而言,卻簡單不少。”
  楊修暗道,卻發現身后的沈纖纖猛地摟住了自己。
  “沈姑娘,你這是...”
  楊修一下子變得局促了下來,他從未與女子有過什么身體接觸,這讓以往頗為冷靜的楊修頗為心慌。
  “少爺,奴家再想,若是能一輩子跟在少爺身旁,該多好,就算為奴為婢,奴家也心甘情愿。”
  沈纖纖湊在楊修耳邊,輕輕道,美女傾心強者,楊修無論是身材長相,亦或是潛能家世,都讓沈纖纖頗為迷戀,尤其是做夢都沒想到,楊修竟然真的救自己出來,本以為她會頗為興奮,可此刻心中卻空嘮嘮的,若是回到北蒙國,只怕這輩子都見不到這般神武的男子了吧?
  “此事萬萬不可的,楊某身負仇恨暫且不說,每日獨行一人早已習慣,若帶上姑娘,恐為不妥。”
  楊修急忙道,他此時心中也頗為復雜,當然不是對沈纖纖此女動什么情,只是回想這數月經歷,恍如昨日,他雖然并不歧視凡俗之人,但是修行之人跟凡俗之人,必定也是兩個世界的人,再者楊修不想被他事分心,九劫猶如懸在頭上的劍,生機本就渺茫,若不全力修煉,只怕是徹底斷了生路,又豈敢被其他事情分心,當然此事自然不能對沈纖纖說的。
  “少爺是因為奴家沒有修煉資質,怕日后拖累了少爺吧,奴家懂的。”
  沈纖纖的聲音小了很多,手臂也收了回去,一聲若有若無的嘆息縈繞耳旁,情心根種,奈何緣淺,她沈纖纖,終究是沒有那個命了,少爺這般之人,她一個凡俗之人又怎能配得上呢?
  之后再無二話,楊修全力催動紙鶴,約莫四個多時辰,楊修的靈海便有枯竭之兆,楊修隨手拿出兩枚靈石,一枚用來催動紙鶴,另外一枚用來恢復自身靈力,修煉至今,這還是他第一次用靈石修煉,一股磅礴精純的靈力從手上傳來,讓楊修極為舒坦,身體好似饑渴了多日一般,開始大口大口的煉化吸收著。
  體內的九劫力量也傾巢而出開始掠奪靈力,自從楊修經過涅體劫洗禮,體內的九劫力量也終于被其控制,猶如兇獸困在體內,今日總算被放出來飽餐一頓。
  如此餓了便下去采購足夠的食物,晚上稍稍休息數個時辰,其他時間都在全力的趕路,不知不覺,楊修二人已然來到了北蒙國境內......
  

腾讯10分彩查询开奖号 股票基金新手入门 福建11选5贴吧 麻将怎么玩图解 免费股票软件 516棋牌大厅 青海快三走势图软件 排列7走势图 东京热一本道网址 哈尔滨麻将 排列七中奖规则 赤井美月最好作品封面 手机打鱼游戏是赌博吗 通化大嘴棋牌官网免 秒速牛牛论坛计划 微信上下分棋牌游戏 股票投资优缺点